(完本)大结局小说《第1章玉灵宗被灭门》在线阅读

(完本)大结局小说《第1章玉灵宗被灭门》在线阅读

发布时间:2023-11-20

>>>>《第1章玉灵宗被灭门》在线阅读<<<<

《第1章玉灵宗被灭门》小说简介

在第1章玉灵宗被灭门中,顾言惜白初薇是一位充满魅力和坚定的人物。顾言惜白初薇克服了生活中的挫折与困难,通过努力与坚持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。姜茶红糖通过细腻的描写和紧凑的情节,将顾言惜白初薇的成长故事展现得淋漓尽致。不过苏曼也是最护短的,她可以打,别人要是打一下,非得让那人掉一层皮才肯罢休。“小姨娘,小雅她不是娼妓,你不要乱说啊,很伤……必将给读者带来无尽的感动和启示。

《第1章玉灵宗被灭门》 第1章 顾言惜白初薇玉灵宗被灭门 免费试读

“顾言惜,想救你的宝贝妹妹,就给我跪下磕头,再喊三声江爷爷!”

少女嘶声哭喊着:“哥哥不要!沫儿宁愿去死,也不愿哥哥受辱”,面对着锋芒白刃,她毅然决然撞了上去,视死如归!

噗呲一声轻响,鲜血染红了衣裳。

生命的最后时刻,她留恋不舍得望了一眼,努力扬起一抹惨白的微笑,“哥哥……沫儿下辈子不要做妹妹了,我要做哥哥的…”

话未说完,终是带着遗憾闭上了眼。

“沫儿!不要!啊!”,顾言惜双眸瞪出了血,撕心裂肺的吼叫,都不足以宣泄失去妹妹的悲痛。

沫儿她才十三岁啊!为什么!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

美好祥和的日子,是在一个月前发生的变故,宗门被一股外境势力攻打,加上同门倒戈,同僚背刺,内忧外患,很快被攻陷。

少主顾言惜正欲死战,想为家人搏一条生路,可紧要关头,浑身经脉却其其崩断,成了一个没有灵力的废人!

任谁能想到?无数女人可望不可及的玉灵宗少主,如今沦为了一名阶下囚,供人羞辱。

而主谋之一,正当着顾言惜的面,残忍杀害了他最疼爱的妹妹。

男人面相阴柔,一对黑白异瞳,狠毒到可以喷出毒汁了。

他丢掉手中血刃,两手一摊,满脸无辜的说道,“顾少主,我也不想杀你妹妹,是她自己撞上来的,这不怪我啊。”

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那此刻异瞳男人早已千疮百孔。

他被顾言惜杀人的眼神惊吓到,不由后退了几步,可转念一想。这顾言惜都已经是个废人了,我还怕什么?

于是他抽出鞭子,空挥了两下,给自己壮胆。

“还敢瞪我!真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玉灵宗少主吗!

现在跪下求饶,可免皮肉之苦”,那女人说不能杀,没说不能打吧?

顾言惜神情之中没有一丝畏惧,对异瞳男人的话置若罔闻。

他挺直胸膛,扬起头,低声嘲讽,“你算什么东西?你这种**下作的手段,只会突显你的无能与可悲,贱狗!”

异瞳男人被这番话语戳到了痛处,他脸色铁青,大怒地抄起皮鞭,对着顾言惜发泄般挥舞着。

“我就是给人当狗怎么了?我乐意!”,一边打,嘴里一边重复着,“服不服?你服不服!”

啪啪啪!

一鞭又一鞭,无情的鞭子肆意抽打着。

顾言惜没有灵力护体,早已皮开肉绽,可依旧没有屈服,即使沦为阶下囚,但骨子里的骄傲,容不得他向任何人低头!

喉咙涌出一股甜腥,被他强硬咽了回去,“哈哈哈,就这点力气,你在给本少主挠痒痒吗?使点劲,狗杂碎!”

空旷大殿内,弥漫起了浓重的血腥味,还有肉体被外物强行撕裂的噗呲声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名绝美清冷的白发女子急匆匆走进殿内。

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,一个是顾言惜最好的朋友江无命,一个是顾言惜最爱的女人白初薇,曾经是……

江无命打累了,丢下了鞭子,嘴里喘着粗气,“还真是块硬骨头啊,别说求饶了,连一声哀嚎都没有。”

白初薇进殿后,她二话不说,对着江无命那阴柔的脸蛋,上去就是狠狠一巴掌,“说好少主交给我处理,谁允许你动他的!”

江无命没有被一巴掌打退,本就在气头上的他,反而欺身上前,“呀!心疼啦!别忘了你什么身份!”

白初薇一声冷笑,毫不退让,抬手又是一巴掌狠狠呼出,“你又是什么身份,敢这样与我讲话,给我滚!”

啪的一声巨响。

这一巴掌直接将江无命扇飞了十米远,重重镶嵌在了墙上,可见力道之大。

江无命挣扎地站起身,揉着脸,猛得吐出一大口黑血,里面还夹杂着几颗碎牙,他阴毒的扫了一眼顾言惜,“玩归玩,不可误了大事。”

“我用你提醒?趁我没改主意前,赶紧滚!”

江无命扶着墙,一瘸一拐的离开了,昔日繁华的玉灵宗,如今只剩下一堆破砖烂瓦,安静且破败。

顾言惜强撑破损的身子,费力抬起头,这才看清昔日最爱的女人,她还是那样淡然自若,清逸脱俗,美的好似下凡的天女。

“白初薇……为什么”,没有遭爱人背叛歇斯底里的质问,只有失望到极点的平静。

白初薇一贯清冷的面容,竟是激动到爆了青筋,“你还问为什么?自己做了什么不清楚吗!你不会傻到以为我接近你,是喜欢你吧!

哈哈哈!少主还真是自作多情啊!

你杀了我的未婚夫,难道少主杀人不需要偿命的吗?”

如今尘埃落定,白初薇终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他一直以为,白初薇只是性子清冷,喜怒不形于色,内心却是喜欢他的,可到今天他才知道,她对自己竟是恨之入骨。

顾言惜紧咬牙关,尽力压制心中喷涌而出的痛苦,他倔强地摇了摇头,挺直了胸膛。

不!我不能哭,男人流血不流泪!头可断,腰不能折!“不管你信与不信,遇到你之前,我从未杀过一人。”

白初薇好似受了什么**,她大力将一块玉佩摔到了顾言惜身前。

“原来我的未婚夫在少主眼中,连人都不算啊,少主你可认得此物?”

玉佩被摔的四分五裂,但顾言惜却认得,这是他的玉佩,不过几年前就丢失了。

他仰头大笑不止,强硬憋回了眼眶内闪动的泪珠,越痛苦悲伤的时候,越要大声笑,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。

“哈哈哈,仅凭一块玉佩就断定我是凶手,简直荒谬!”

白初薇似乎早有预料,她嘴角勾起,十分不屑的拿出了一件,金光闪闪的镜子,“我就知道,少主还会嘴硬,你瞧这是什么?”

那赫然是一块靠天镜,上面记录了顾言惜杀人的全过程,无论神态,样貌,声音,都是一模一样。

这是绝对无法造假的,就算再强的伪装术,在靠天镜面前也是无所遁形,所以这上面记录的全是真的。

铁证如山,百口难辩,清者自清,她若信你,无需多言,她若不信,说的再多,也是徒劳。

人们只相信,自己愿意相信的,不管那到底是不是真的,小偷捡了钱,没人会相信是他捡的。

顾言惜早已不在乎白初薇如何看待自己了,没有与她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。

他的声音很低,但却透露着切齿的恨意,“所以,你就给我下药,让我沦为一个废人,可你的仇人是我,为什么要把矛头指向我的家人!”

对于顾言惜的质问,白初薇没有往心里去,玉灵宗被灭门已成定局。

她眸光一闪,挑了挑眉,“少主这是承认了啊,刚才不还在嘴硬?不过呢,我并不想杀少主。

我要少主做我的玩具!永远也不能走出我的屋子!永远不能违抗我的命令!而我将会是你唯一的主人!”

白初薇一掌将顾言惜放倒,把他直挺挺的腰杆强硬压弯,随后脱掉了鞋袜,一只雪白的玉足狠狠踩上了顾言惜的手。

“舔,性命与脸面,少主会如何选择呢?”

如何选择?

如今家人都已离去,我又有何脸面苟活于世?如有来世,我定要汝等血债血偿!

顾言惜淡淡一笑,假意迎合,“我选命。”

白初薇听到期待已久的答案,立即兴奋的松开了脚。

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似乎在憧憬着美好未来,“少主,您从今往后就是小薇一人的玩具啦。”

可她还没高兴一秒。

顾言惜就当着她的面,直接引爆了自身灵根,但是没有灵力加持,威力只能用来自尽,同时这也是他对白初薇最后的报复。

我死也不让你如愿!哈哈,满怀期待又失望的感觉一定很好受吧!

咚的一声巨响,顾言惜的胸口直接被炸开一个拳头大的血洞。

鲜血如喷泉般肆意喷涌,身死道消之际,却瞥见了癫狂发疯的白初薇,他不由觉得可笑。

哈哈哈,我死你急什么?难道演戏还要演全套?

白初薇瞳孔剧烈晃动,呼吸急促,手忙脚乱的疯狂嘶吼,“谁准你死的!谁准你死的!我不准你死!我不准!”

顾言惜不答,只是闭上了眼,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弧度,安静祥和的等待着死亡来临。

“你明明说过要永远和我在一起,你这个骗子!”白初薇脸上血色尽失,颤抖着身子,哆哆嗦嗦拿出了各种灵丹妙药,死命往顾言惜口中塞去,“张嘴,张嘴啊!”

顾言惜依旧紧紧闭着嘴,愣是一颗也没有喂进去。

这下白初薇彻底慌乱到了极点,她把丹药含入口中,想用嘴来喂。

当嘴快要接触到顾言惜嘴唇时,男人抬起手,阻止了喂药。

曾经梦寐以求的香唇,此刻他却只觉恶心,“滚!你的嘴,本少主嫌脏!”

“你死也别想摆脱我!是你先招惹我的!死也别想离开我!”,白初薇强硬压住了男人的双手,发狠地吻了上去,疯狂地撕咬着。

顾言惜嘴唇被她咬的血肉模糊,可同样血流不止的还有她自己的舌头。

这场疯狂血吻持续了很久,结束之时,俩人都没有了呼吸……但女人依旧靠在男人怀里紧紧抱着不撒手,如同一对恩爱夫妻。

“少主,少主!你醒醒啊!少主!”

为什么我都死了,还能听到有人叫我?这声音好像是死去的小德子。

原来我这是到地府了啊,我倒要好好看看地府是何样貌。

顾言惜迷迷糊糊睁开眼,一大片花花绿绿的妖娆美人率先进入眼帘,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心里有些发懵。

这地府怎么与青楼一个样?

下意识使劲揉了揉眼眶,想要仔细确认一下时,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少主,你都睡一天了,还没睡醒啊?”

顾言惜回头使劲的掐了一把小胖子圆溜溜的脸,试探性问道,“小德子?”

这触感还有这环境太真实了吧,就好像没死一样,脸蛋都还是热乎的。

德贵吃疼大叫,一把拍掉了他的手,“啊!少主,这么多人呢,说好在外面不能欺负我的啊。”

手上传来一丝微痛,顾言惜大脑瞬间空白,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
熟悉的场景,热的,会疼,我没死?不对,是我重生了!如果这样的话,那小姨娘她们一定还活着!哈哈哈哈哈!

顾言惜一把抱住了德贵,眼里有泪珠闪动着,能重活一世,他激动到可以爆炸。

德贵并不知道顾言惜在哭,急忙推搡着:“啊!少主,那么多女人追求你,你看都不看一眼。

不会是喜欢我吧!不行,我可是要娶十个媳妇的!”

顾言惜气笑了,悄悄抹了把泪,没人能看出他哭过。

用力赏了德贵一个脑瓜蹦,“谁喜欢你这个小胖子了?学会开我玩笑了,讨打是不是?”

德贵嘿嘿一笑,“少主,你不是带我来涨见识的嘛?这里的姐姐都好漂亮啊”说着说着,他就红了脸,“而且……而且她们穿的好凉快。”

看来我重生的,也正是时候,上一世,我就是在这,为白初薇赎的身。

“啊,少主,你看那个!”

在线阅读入口>>点击阅读

APP阅读入口>>点击阅读

相关资讯

最新资讯

@2019 午后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