恨君长相思云韶九江崇炎 恨君长相思小说免费阅读
恨君长相思云韶九江崇炎 恨君长相思小说免费阅读

恨君长相思

作者:搁浅的王八

主角:云韶九江崇炎

分类:古代言情

已完结 | 2021-05-04 03:23:27

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

新书推荐,《恨君长相思》是搁浅的王八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韶九江崇炎,内容主要讲述:两人青梅竹马,却因从中误会。他贵权归来,却是亲手害死了她的孩子。曾经有多爱,如今便有多恨。...

相思

《恨君长相思》精彩内容

第十四章:巫蛊娃娃

云韶九没能得偿所愿,她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她基本上早就猜到了江崇炎的态度,所以并没有过分失落。

她始终站在那个位置,嘴角那抹冷然的笑容也始终没有消解。

云韶九转身,从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找出一个小盒子,精致的花纹包裹着盒子,可从里面拿出来的赫然是一个巫蛊用的布偶。

布偶的做工倒是十分精致,而仔细一看,参照的竟然是她自己的脸。白净的面皮和五黑的长发,栩栩如生的布偶看上去竟有些恶寒。

云韶九将布偶捏在手里,寒凉的目光在布偶上流连,似乎在看什么奇珍异宝一般。

她一边用手轻轻抚摸这个诡异的布娃娃,一边压着声音在嘀咕什么:“不管怎么样,江崇炎,许语蔓,这都是回报你们对我的所作所为。你们欠我的,我会一点一点的要回来!”

江崇炎最近都没去找云韶九,他始终担心云韶九会孜孜不倦的和自己和离的事情。

他这段时间,一直也在调整心态,想着下次如何能说服她。

他正在书房处理正事,下人却慌不择路的跑了过来。

“将军,不好了,别院那边出事儿了……夫人她,她似乎是发疯了!”下人说话战战兢兢,但毕竟在将军府当差,还没道词不达意的程度。

他见了云韶九发疯的状态,到现在还有些后怕。

江崇炎手中的卷轴都掉了,他眉头紧皱,不敢相信:“怎么回事?”

江崇炎当即结束了手边的事情,现在什么也顾不上,急冲冲的往别院那边赶。

他始终对云韶九悬着一颗心,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疯了。

江崇炎三步并作两步进了院子,里面已是一片狼藉。

院子里的东西东倒西歪,花草树木都带着不一而足的狼狈,不知方才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追逐战,才会破坏至此。

他飞快的进了内院,已经有一群下人围在门口,都不敢继续靠近。

“将军来了。”有人叫道。

众人看见江崇炎赶来,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一般。

云韶九最近的地位显著提高,下人们都是趋炎附势,这样的事情只有主子当面,才能解决的了。

江崇炎阴着脸渐渐逼近,门口的下人赶紧让了一条路出来。

他眉头紧紧皱着,旁边的小厮看眼色,立刻向他回报:“云夫人忽然发疯,将里里外外搞的一团乱,头脑也不大清醒,见谁都攻击,您先看看吧。”

江崇炎没说话,沉默的思索着,始终有些不敢相信。

江崇炎走过人群,众人脸上神情各异,有的甚至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云韶九正在屋内,身上脏乱不堪,长长的黑发没有束,凌乱的贴在脸上,和苍白的脸搁在一起,就像女鬼一般。

云韶九的眼睛对不上焦距似的,摇摇晃晃四下的乱看是,眼神中都是恐惧。

“韶九,是我,你怎么了!?”江崇炎缓慢的进门,声音和脚步一同放缓,生怕加重她的恐惧。

谁知云韶九听见他的声音,动作更加狂乱。

摸起桌上仅有的东西就冲江崇炎扔了过去。

下人们跟着惊呼,就要上赶着保护江崇炎。

江崇炎伸出一只手,将下人定退,自己轻巧的躲开了云韶九投掷的东西。

云韶九始终没有冷静下来的迹象,凌乱的房间让江崇炎无处下脚,只能缓慢的踱步接近她。

“你冷静一点,你到底怎么了?”江崇炎不厌其烦的询问她,试图唤醒她的意识。

“滚,滚!”云韶九一边躲,一边扔东西,不想让人靠近自己,现在看见的人都带着猎奇的心里,让她越发精神紧张。

江崇炎看的一阵心痛,让下人离的更远一些,似乎这些人加重了云韶九的不安。

江崇炎始终没想明白,只是几日不见,云韶九怎么会变成这样?

“你,别过来!”云韶九怀里抱着一堆杂物,抗拒着江崇炎的靠近,她的恐惧不停的攻击着她的潜意识,现在谁都不敢相信,只能不停的扔东西才能安全一般。

江崇炎便听话的站住脚,配合道:“好,我不过去,不要害怕了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云韶九害怕的摇摇头,又扔了一堆东西,尖叫的声音:“不,不……你们都要杀我,你们都要害我,你们都想让我死!”

云韶九已经极进魔怔,嘴里说着让人害怕的呓语,旁人看着就是疯了,是中了心魔一般。

江崇炎心里又痛又难受,他只能柔声的引导:“不是的,韶九,没人想要你死,我不可能让你死的,你听话先冷静一下。”

下人们都靠在门口听这里的动静,他们随时做好了上来救江崇炎的准备。但都不敢率先冒险,怕伤了云韶九也是罪过。

只有云韶九的尖叫声,尖锐又刺耳,让人难以忍受。

江崇炎却没有不耐烦,他不敢继续靠近云韶九,生怕他做出伤害自己的行为。堪堪停住又不敢乱动,温柔的目光中带着期待。

“你要杀我,是你……”云韶九仿佛出现了幻觉,一会儿对着江崇炎乱指,一会又对着空气胡乱笔画,十分诡异。

江崇炎想不通,云韶九是从何处听了这样的暗示,让自己怕成这样。

“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江崇炎再忍不住,直接拉住了云韶九。

云韶九被他抱住,随即惊慌失措,手上胡乱的抓,却什么也捉不住。

“没有人要杀你。”江崇炎一双眼睛盯着云韶九,拖住她的头,能够和她四目相接。

云韶九依旧是怕极了,哆嗦着从自己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,寒光一闪,江崇炎已经发现了这枚凶器。

云韶九握住匕首,不知道对准哪里,就要刺出。

江崇炎不想把她弄痛了,便任由云韶九胡乱的握着匕首乱刺。

结果匕首终于对准了江崇炎,他眼睁睁的看着匕首直直的刺过来,接着伸出手握住了匕首,随着云韶九的力度加大,他的手立刻鲜血入注。

他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,使劲握住匕首。

云韶九稍加安稳了些,她漆黑无神的安静看见江崇炎流血不止的手,连同袖口都被染红了。

兀自又吓坏了,身体不住的躲闪,哆哆嗦嗦的扔了匕首。

看到匕首被扔了,江崇炎赶紧借机抱住她,顾不上手上的伤,用另一只手,轻轻拍打云韶九的头,不停的安抚她,“没事了没事了。”

云韶九惊惧未定,她直愣愣的缩在江崇炎的怀里,凌乱的长发遮住了脸,将方才的凌人的气势完全隐匿。

江崇炎在心底暂时松了一口气,抱着云韶九瘦弱的身体,感受到她紧挨着自己的肩膀不停的颤抖,心头一阵阵酸涩。

这时,江崇炎感觉手底下有什么东西正隔着自己,心下慌张,掀开云韶九层层叠得的衣衫,才发现里面赫然绑着一个精致的人偶。

江崇炎倒吸一口气,立刻将那东西从云韶九身上拽了下来。

他握在手里,还没来得及细细的看,他怀中的云韶九毫无征兆的,忽然昏了过去。

江崇炎立刻警觉,他试探了一下云韶九的鼻息,幸好还算是比较平稳,只是晕过去了。

他不敢设想,要是这个人偶害死了云韶九他会如何。

江崇炎心领神会,只觉得可怖又愤怒。

目光凝聚在手中的布偶上。这个布偶一看就是巫蛊之术管用的道具,看这个巫蛊娃娃的样子,完全是仿照着云韶九的外貌研制的。

看来是有人利用这个巫蛊娃娃,让云韶九如此反常了一场。

“来人!”江崇炎这才赶紧叫人进来,陆陆续续的收拾房中,并把云韶九安置在了床上,吩咐人给她清洗。

下人们终于陆陆续续的进了门,地上的杂物到处都是。

他们看着主子手上的伤口,就知道方才和云韶九纠缠并不简单。

手下动作快,不敢继续胡乱揣测主子,看见江崇炎手中的布娃娃,脸上都是一惊。

“将军,这,这是……”

这种时候出现这种娃娃,其中的联系不言而喻。

手上的娃娃还是一副栩栩如生的样子,江崇炎翻开娃娃的背面,赫然写着云韶九的名字。

名字之上,还遍布着针孔,有几个还没脱落的银针正插在娃娃的各处。

江崇炎闭了闭眼,将娃娃直接仍在炭火里面烧了。

娃娃发出一些浓烟,宣告着巫蛊之术的破解。

他看着满屋子的狼藉,又看着受惊过度昏迷不醒的云韶九,只觉得内心堵塞,有一种说不出的难捱梗在心头。

“查,给我查!最近出入这个院子的人,都一一召集起来盘问!若是让崩将军知道是谁下的巫蛊娃娃,本将军定是要让他生不如死!”江崇炎目光迸发出一股冷意,再开口便是恶狠狠的道。

他没有想到,才刚将云韶九接回将军府,竟然就有人要对她下此毒手!

等到下人都将房子中清理干净了,云韶九始终沉静的熟睡着,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。

江崇炎并没有离开,让下人为自己简单处置了一下伤口,便始终坐在云韶九的床边陪着照顾。

搁浅的王八其他作品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午后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