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罪夜缉凶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奕星李铭耀小说阅读
《罪夜缉凶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奕星李铭耀小说阅读

罪夜缉凶

作者:关山令雨

主角:奕星李铭耀

分类:悬疑灵异

连载中 | 2021-06-06 09:48:28

下载阅读

主角是奕星李铭耀的小说叫做《罪夜缉凶》,它的作者是关山令雨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2013年直辖市滨海市犯罪率突然上升,与此同时,滨海市著名建筑集团构建集团的少公子被残忍杀害,并被凶手进行了死亡直播,滨海市刑侦局联合滨海市局组建特殊案件调查小组—Zero。层出不穷的凶案使滨海市陷入了罪恶风暴之中,主人公奕星作为Zero的犯罪心理顾问和破案担当和Zero的其他探员一同解答一个又一个悬案背后的真相,解析人性的七宗罪。...

《罪夜缉凶》精彩内容

第19章

奕星沉默了一下,继而抬头看着袁浩的眼睛,十分严肃的问他:“那几个男孩子,殴打欺辱袁馨,甚至把她的衣服扒光在她身上写字辱骂,拍成视频发到网上。才十八岁就干出这种事,的确令人发指。”

“但是你把他们打伤自己被退学甚至背上赔偿款的时候,袁馨并没有开心,她告诉我她知道哥哥被退学,她更加难过了。教育那些顽劣的孩子,冷静下来我们有很多处理办法,甚至我也可以帮你,你却选了让袁馨最难过的一种。”

袁浩泣不成声,他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,那是他唯一也是最冲动的一次。但是最后事情不但没有解决,那几个男孩的家里反而狠咬了袁浩一口,他赔上了自己的前程,妹妹也更加伤心了。

“袁浩,你不会再做出让袁馨难过的事了对吗?”

袁浩用力的点了点头,他告诉奕星自己绝对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奕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自己的暗示,再或许袁浩可能根本就是无辜的,他不可能听得懂。

不管哪种,他都愿意相信袁浩刚才的承诺。

夜色渐渐降下了大幕,滨海市华灯初上。

“王总,喝酒呀!你问问这个酒不香吗?”

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妩媚的贴在一个年逾半百的老男人身上。

“香!”老男人闻着闻着就把脸凑到了女人的胸口,“我闻闻,没有宝贝你香!”

两个人拉扯来拉扯去,眼看着要滚到一块去了。

张雨婷坐在一旁脸上有些挂不住,经常来这玩的老板都知道赵思司死了,而且死的极惨。

那这个女人谁找了,可不就是说不出的晦气。

可是外地的老板最近又没多少,加上假酒的事一传出去,整个地下皇帝的顾客都少了几成。

张雨婷现在是门前冷落鞍马稀。

但她还是不死心,她需要钱。

“王总,那你也看看人家嘛~”

张雨婷一咬牙,厚着脸皮贴了上去。

“啪!”

她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个红红的巴掌印。

“**有病吧!”

张雨婷感觉眼前一阵眩晕,刚站稳又被老男人的一脚踢倒。

“哎呀,王总不气不气嘛,来,擦擦汗!”

旁边的女人当着王总的面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,递上来一张纸巾,让人不怜惜都不行。但是转过来看着张雨婷的时候,又颇有几分胜利者的轻蔑姿态。

“什么玩意儿,”老男人抓过了纸巾厌恶的擦了擦张雨婷刚刚碰到的地方,“神经病,还看什么看!滚啊!晦气!”

张雨婷委屈极了,刚刚摔得那一下她扭伤了脚踝,疼得她直冒眼泪也站不起来。于是她只能跪在地上,像条狗一样爬出包厢。

她已经连续一周赚不到钱了,不是被这个包厢赶出去,就是那个桌台不要她。

离开房间,张雨婷刚扶着墙站了起来,就听见身后喊她回来。

心中立刻一阵窃喜,以为有戏。

谁知转头回去,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顿毒打。

“臭**,你穷疯了?敢偷我东西?我的手表呢?拿出来!”

男人追到了走廊里大声怒吼。

“王总,我并没有拿你的表啊。”

张雨婷迷茫的回答。

“还敢撒谎!不是你偷的,爷爷的表还能长腿跑了吗?真是个婊!拿出来!”

张雨婷哭着说自己没有,但是对方就是不信。

“王总,我身上就这些东西,您说我偷您手表,我偷了藏哪里啊!”

“看我好欺负是不是!”男人揪起来她的衣领用力的把她往墙上撞过去,“把你衣服都脱了!老子看你多大能耐嘴硬!”

这一阵骚动已经吸引了很多其他包间的人出来围观,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,倒是有几个不怀好意的起哄大喊着:“快脱呀!反正你也没穿多少!装啥纯情......”

“什么事啊,王总,这么大火气!”

段天狼闻讯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老男人见状继续指着张雨婷破口大骂。

段天狼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走到张雨婷身边,拿鞋尖怼了怼她。

“聋了?脱啊,寻思啥啊?”

张雨婷以为段天狼还会跟以前一样帮她说话,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自己没了赚钱的价值后,已经什么也不是了。

她扶着墙,含着泪绝望的站起来,把她身上最后的遮羞布,卸下来,一块一块的丢掉。

王总见到**了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手表,恼羞成怒了起来,“你给我说!到底藏哪去了!你这个**!**!”

边说边动手殴打起张雨婷来。

段天狼怕顾客下手没有轻重,把人打死。这才上前拉架,但是对方并没有消气的意思。

“看着干嘛呢?自己打啊!就你这贱骨头,也配让人王总亲自动手?给人道歉!”

“是......”

张雨婷嗫嚅着,爬起来,**的跪在地上,扇起自己的耳光。

“王总,对不起,我是**......”

“大点声!”

“王总,对不起,我是**!”

就在这时,屋里的女人像是看着闹的差不多了,惊呼了一声。

“啊!王总,这沙发缝隙里是不是你的手表啊!”

老男人回过头去,美人带着自己的手表,像条水蛇一样缠了上来。他立刻丢了魂一样,仿佛跪在地上的张雨婷不存在,搂着女人转身回屋了。

“我一看就知道是王总的东西,手表都那么有品味~”

包厢关上了门,看热闹的人嘟囔着没意思也各自散去。

段天狼盯着狼狈的张雨婷,啧啧的两声,挥手让两个手下赶紧拖后台去,别在这丢人现眼。

张雨婷回到后台,把衣服穿回身上,补好哭花的妆,又准备返回前场。

“停停停!”段天狼拦住了她,“上哪去啊扫把星!从今往后陪酒就不用你了,赶着早上最后几场人少上去唱唱歌吧。”

不去陪酒张雨婷就没了大的收入,唱歌赚的钱根本不够做她要做的那件事。

“段老板,我求求你,让我再试试......”

“你再试试我整个店明天就逝世了!让你干啥就干啥,赔钱货!”

张雨婷鼓足了勇气,上前问:“那段老板,我可以见见他吗?看一眼就好,我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他了,求求你......”

段天狼变了脸色,眼珠子瞪得溜圆,狠狠的打了她两个巴掌!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午后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