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知意天瞳全文目录 苏知意天瞳蛇免费章节阅读
苏知意天瞳全文目录 苏知意天瞳蛇免费章节阅读

苏知意天瞳蛇

作者:渴雨

主角:苏知意天瞳

分类:悬疑灵异

连载中 | 2021-06-10 16:27:05

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

《苏知意天瞳蛇》讲述了主角苏知意天瞳之间的爱情故事,小说人物真实生动,情节描写细腻,快来阅读吧。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,我妈怀着我嫁给我爸,我爸好赌成性,为了钱,把我嫁给了一条蛇……...

《苏知意天瞳蛇》精彩内容

我不知道天瞳有情绪跟我有什么关系,但明显柳莫如认为和我有关。

但天瞳能来,我还是松了口气的。

“佛心庙那条蛇走了,你守着的神殿那条蛇也不见了。”天瞳却又不再生怒,只是用十分平稳的声音道:“石根去神殿守着了,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。”

柳莫如抱着我的手突然一松,好像犹豫了片刻,跟着我感觉自己被轻轻的放在卧铺上。

天瞳帮我将眼上的蛇皮拿走,看了我一眼道:“你没有生下蛇子,又与他成了婚,他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明明我可以不和柳莫如成婚的,我张嘴想说什么,就见天瞳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原本洁白如玉的脸皮下面,好像有一条条的青筋闪动,又好像是一条条的虫子。

他身子一晃,就倒在我身上。

“天瞳?天瞳?”我忙将他扶起来。

却见对面床上的人,转身看了过来,见我们两抱在一块,趴在床上,一脸鄙夷,却又转过身去。

我见那人的神色,不像是被蛇控制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将天瞳扶倒放在床上,低头看去,却见他痛苦得说不出话来,双唇紧抿,不只脸皮下,连手上胳膊上都是那种虫子。

“天瞳,你怎么了?”我试着伸手去探天瞳的额头。

他说不是人,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烧什么的。

但我手一放在他额头,那下面一条游动的青筋猛的昂起头来。

好像要戳破皮钻出来,隔着皮我都能我看到一个东西张开了嘴嘶叫着,看上去似乎是一条蛇。

“苏知意。”天瞳重重的喘着气,一把拉住我的手:“给我一滴你的血。”

他声音再也不如原本那样的清醇,好像有点沙哑无力。

一说到血,我就想到了,石根让我滴到石墩子上的那滴血,心里有点发虚。

可看着天瞳难受的样子,我咬了咬牙,也顾不得找刀,把手指咬破,就朝天瞳嘴边递去。

他直接张嘴咬住我的手指,用力的吮吸着。

他舌头也是微冷的,软软的缠着我的指尖,对上他那张天人般的脸,看得我心头一荡。

我也不敢再看,忙扭过头去。

柳莫如长相是妖孽,可这天瞳长相当真是,又禁又欲。

光是看着就让人春心发荡,却又不敢亵渎。

真不知道他爸妈是谁,怎么生出这样个人来!

天瞳并没有吸多少血,吸了两口就放开了,然后站了起来,握着锡杖坐在一边并没有起身。

淡粉的双唇轻启,似乎还是有些气喘不定的看着我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我诧异的眨眼,他这是什么意思?

却见天瞳沉沉的看着我:“柳莫如会来找你,我跟着你,就能抓到他。”

这理由就是我说的那个,可那时天瞳却认为我想利用他保护自己。

光我就知道他碰到过柳莫如几次了,都没有抓到,明显柳莫如虽斗不过他,可天瞳也抓不到柳莫如。

在我的注视下,天瞳居然也眨了眨眼,那一直平静无波的眼中,好像闪过窘迫,跟着复又变得平静。

这会到了后半夜,火车上的人都在睡,要不就是在玩手机,并没有人过多关注我们。

柳莫如来的时候,好像所有的人都被迷住了。

“坐吧?”我拍了拍卧铺,努力往边上挪了挪:“你是怎么上车的?”

看天瞳那个样子,都不像是会买票的样子。

“走上来的。”天瞳似乎并没有理解我问的什么意思,平直的回了一句。

我只得磨了磨牙,但实在是撑不住,眼皮朝下耷拉。

凭这几天的相处,我知道天瞳是个话少且嘴严的人,**脆朝他点了点头:“我睡一会,到了我们一块下车去找我爸,问他从哪里知道嫁蛇定礼的事情,看有没有办法解除。”

人和人结婚都是能离婚的,和一条蛇结婚,不过就是拜了两拜,难道就没办法离吗?

天瞳看了看我,眼色也有些疑惑。

我也不知道他疑惑什么,抬脚就缩到了床里边,从背包里找了买的感冒药,也没拿水,直接干吞了下去,倒头就睡了。

明天还得去找我爸,我必须睡一会,要不然哪来的精神?

或许是药效,或是白天走了一整天的路,或是有天瞳在,我一闭眼,就安心的睡了过去。

车到站的时候,叫我起来换票的还是昨晚那个后颈窝里钻进一条蛇的乘务员。

我昏昏沉沉的被叫醒,吓得猛的坐了起来,但见天瞳依旧挺直后背平静的坐在那里,就重重松了口气。

他的装扮太招眼,白袍光头,锡杖俊颜,车厢里的人都不时凑过来看几眼。

连乘务员都朝天瞳看了又看,将我的车票递给我的时候都递到墙上去了。

只是在她要走的时候,天瞳突然睁开了眼,看着她的后颈:“回去后用硫磺泡澡,泡上三天,脖子就不会再痛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脖子痛?”乘务员惊奇的扭了扭脖子,满眼钦佩的看着天瞳:“那大师,你再帮我看看手相,我还有什么问题。”

她说着就将手朝天瞳面前凑,恨不得他立马抓着她的手看相。

果然长得好,就是招人啊!

天瞳却缓缓闭上了眼,手握着锡杖跟入定一样坐在床边。

“小妹妹,这位大师什么来路?”乘务员却又凑到我面前,朝我道:“那法子真的有用吗?”

我看着她被丝巾遮住的脖子,想到那条蛇从皮下爬出来的样子,点了点头。

“为什么要用硫磺啊?”乘务员皱着眉有点疑惑,可见天瞳那样,也不好再说话,嘀嘀咕咕的就走了。

换了票没一会就到站了,我带着天瞳下了车:“那条钻进脖子里的蛇是什么?”

“傀儡蛇。”天瞳握着锡杖举目朝四周看去,声音发冷:“从后颈钻入,靠蛇鳞控制着脊椎,跟傀儡牵线一样控制着人,人如傀儡。”

“怎么这么多怪蛇,和我平时见的不一样?”我只要想到乘务员被控制时的怪样,就后怕。

“普通人见的就是普通的蛇,色蛇傀儡蛇是蛇王辖下六部,轻易不会出现,而且隐藏得深。”天瞳的目光定在一个身穿衫裙,却裹着丝巾的女人身上。

那女人走路十分妖娆,可脸色看起来却并不见诡异。

我凑过去看了看:“她身上也有蛇吗?”

“很久了,那条蛇已经将她掌控得很好。”天瞳看了一眼,握着锡杖不再看。

火车站人来人往,眼看众人朝他看来,我也不敢久留,直接打了个车去我爸所在的工地。

出租车司机听着去那么远,还吃了一惊,看了看跟着我的天瞳,却又好像没什么吃惊的了。

我打开手机,看了一下微信里的余额,虽然不多,可应该够车钱了,这个时候也不是计较钱的时候。

我爸在城郊的一个工地上做事,那边正在修高铁站,他重活不会干,就是帮人看工地。

只是我到的时候,已经到了中午,工地上的人都聚在一块吃饭。

我问了一个包工头模样的人:“您好,我是苏卫国的女儿,他电话打不通,您可以帮我叫一下他吗?”

“苏九指的女儿?”那包工头看了看我,我爸被砍断了一根手指,所以外号就叫“苏九指”。

包工头似乎确定了我身份,这才嘿嘿的笑道:“你还不知道啊?你爸前几天买彩票中了大奖了,一夜暴富啊。”

渴雨其他作品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午后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