厉爷,你前妻又怀孕了棠真厉寒峥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
厉爷,你前妻又怀孕了棠真厉寒峥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

厉爷,你前妻又怀孕了

作者:静水

主角:棠真厉寒峥

分类:豪门总裁

连载中 | 2022-01-14 14:34:43

下载阅读(需优先下载阅读器)

完结小说《厉爷,你前妻又怀孕了》是静水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棠真厉寒峥,书中主要讲述了:厉寒峥娶了仇人遗孀棠真,一时轰动整个宁城。厉寒峥是谁?富可敌国的厉家掌权人。而棠真,不仅是个二手女人,还带着三岁的拖油瓶。整个宁城都觉得厉寒峥疯了,女人们羡慕而嫉妒着棠真。只有棠真知道,厉寒峥是在报复。无数个夜里,厉寒峥恶狠狠的问道:“棠真,当年你背叛我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还会落到我手里?”“看到这个......

前妻 厉爷

《厉爷,你前妻又怀孕了》精彩内容

第12章

“是啊,这事没几个人知道,你可千万别在先生面前提起,他会动怒的。”贺叔特别叮嘱。

“哦?棠真知道吗?”

“她是照顾老爷子的人,这些事情是必须得知道的。”

“哦,那她要是在老爷子面前说漏了嘴呢?”

“不会的,除非她不要命了,先生下了死命令的,谁也不允许在老爷子面前说出实情。”

苏馨儿听到这话,从心底笑开了花。

真是天也助她,她之前还在想着如何让棠真失去老爷子这个庇佑,这下子看来能一下解决这两个碍眼的人了。

棠真啊棠真,这次谁也救不了你!

第二天,厉家老宅。

厉寒铮和爷爷打完招呼便去了公司,临走时看都没看棠真一眼。

一夜之间,两人关系又回到冰点。

棠真心里很难受,不仅仅是厉寒铮对她的冷漠,而是和厉寒铮关系变差,也就意味着她想要见到女儿就更难了。

一想到这点,她几乎快要崩溃。

但再崩溃,她在爷爷面前依旧是波澜不惊,哄得爷爷很高兴。

   服侍爷爷睡下后,棠真去了一趟医院。

  齐越的坐诊间。

他打出棠真的产检报告,微笑道:“恭喜你,孩子很健康。”

棠真轻抚着报告上的小黑点,那种不真实感终于落实,鼻子一酸,差点哭了出来。

“这孩子是......厉先生的吗?”齐越犹豫了下,还是问出了口。

棠真一愣,突然紧张道:“绝对不能让他知道,这个孩子的存在。”

“为什么?难道他不想要这个孩子吗?那这么说,安安也是他的孩子了!”齐越后知后觉。

棠真苦笑,没有多解释,“总之,还请你帮我保密。”

“那你肚子渐渐大起来,怎么办呢?是瞒不住的。”齐越心疼的看着棠真,上次在厉公馆他就见识了厉寒铮对棠真的蛮横苛刻,没想到他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。

真是个渣男!

“我不知道,走一步看一步,但我一定会拼死保护好我的孩子们。”棠真非常坚定的说道。

“对了,齐医生,这是我买的蛋糕,安安最喜欢吃的,你今天去给她检查的时候,能不能带给她,让她偷偷吃,别被厉......其他人发现了。”

齐越看着桌子上的蛋糕,脸色尴尬道:“我忘记告诉你了,厉先生今天已经把我换了,现在我照顾不了安安了。”

棠真的脸色陡然惨白:“什么?那现在是哪位医生在照顾安安?”

齐越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棠真的大脑顿时嗡嗡作响,厉寒铮真的迁怒安安了,他换了齐越,那他还会给安安请医生吗?

如果他没有请的话,那安安的情况就......

想到这里,棠真彻底坐不住了。

“不行,我要去找他!”

说完,她不顾着齐越的安慰,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。

她知道厉寒铮今天在公司,来到路边,便拦下一部出租车,报出厉氏集团便出发了。

厉氏集团,顶层的总裁办公室。

厉寒铮浑身戾气的坐在总裁椅上,俊脸上一片冷意,让人不敢靠近。

但此时——

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还轻佻的点了点。

“我说,你家里那个小丫头到底是谁?脾气可真不小,不过给她打了一针,非说我给她注射毒药,差点没把我咬死,你瞧瞧人家手被那丫头咬成什么样了!”

“滚开!”厉寒铮直接打掉白韦秋的手。

“你也太无情了吧!老子可专门为了你家那小丫头,从美国飞回来了,你就这态度?”白韦秋佯装一副受伤的样子。

“那小野种不是我的!”厉寒铮语气倏地变冷。

“小野种?是棠真和那谁的孩子?啧啧,你这后爹做得够负责呀。”白韦秋笑着的样子,像个十足的狐狸。

“怪不得我看那小丫头眼熟,确实跟棠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”他不怕死的继续说。

厉寒铮的脸冷到极点,捏着杯子的手青筋暴起,他是疯了,因为一大清早厉公馆的仆人来报,小野种吐血了,他就让医学界赫赫有名的白韦秋忙不迭从国外坐专机回来,给那小野种看病。

“不过,这小丫头情况不妙啊,没有合适的脐带血的话,活不过六岁。”白韦秋颇为惋惜的说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她会死?”不知怎的,厉寒铮手微微一颤。

“对啊,陆瑞不是让你弄死了吗?棠真又没法跟他再生个孩子了。”白韦秋耸了耸肩。

厉寒铮顿时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没有其他办法?”

“怎么?这么紧张这丫头?又不是你的种,陆瑞的孩子,死了就死了嘛——哎哟,你踹**嘛!”

厉寒铮冷冷扫了眼白韦秋,猛地将杯子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,忽然道:“你说的没错,她和陆瑞的孩子,死了就死了!”

门外,棠真刚到,就听到这话,忍不住破门而入,拎起原本给安安的蛋糕,疯一般朝着厉寒铮砸去——

“厉寒铮,你还是不是人!她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啊!”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午后阅读网